卸下光環後 

好好戀愛學堂:卸下光環後 

一直想寫一篇關於他的文章,但都認為不是時候去寫。

當他向外界承認自己一直活在喪母的陰霾情緒時,我很想寫,但又忍住不寫。

當他宣佈結婚時,我很想寫,但想再等一下。

當他與特立獨行的妻子舉行全球注目的婚禮時,我很想寫,但還是不去寫。

當他決定卸下「殿下」銜頭時,我依然很想寫,但我還是在待著。

到今天,沒有大事情發生,我卻認為是時候下筆了。

英國皇室的哈利王子,皇儲膝下的二王子,自幼便活在全國、整個英聯邦、甚至全世界的視線內,身為皇家的一份子,他的一舉一動都受人注視。

壞孩子

尤其在他母親戴安娜王妃意外過身後,那一年,他只有12歲,本就是開始尋找身份認同的年紀,這個經歷對他更迎來巨大的衝擊。

遭逢巨變的孩子,正需要靜靜的療傷、在被保護的情況下過渡成長,可是,他喪母是天下追訪的大事、父親另娶又是大新聞,又怎能安寧?就連哥哥的俊朗乖巧,輿論似乎都將他狠狠的比下去。

我們之後知道的,是他在派對裸體、襲擊傳媒、喬裝納粹軍人的樣子……十足一個壞孩子的模樣。

當大家都以為他不過是一般紈絝子弟時,他卻上到戰線前方參軍,可不是玩笑,但足以令家人擔心。其實,令人擔心的,應該是他的情緒,一直以來,他都走不出喪母帶來的陰霾,又難以承認,才以反叛的行徑去掩飾痛苦。當他這樣剖白時,他已得到專家的醫治,可以面對,甚至有成家立室的期盼。

成熟男

與其說他連結婚都偏離皇室慣例,不如說他一如以往的忠於自己。半年前,他向外界宣佈「退出皇室核心工作、財務獨立」,或許傷了家人的心,使百姓失望;但,尋常百姓的孩子,如果婚後立心過財務獨立的生活,不是可喜可賀嗎?而且,他不是遠走不回,他聲明會繼續支持皇室,雖然分離,但仍留有家人間守望相助的關係,這豈不是一般孩子成年後應該建立與原生家庭的健康關係嗎?

卸下皇室職務後到今日約半年,哈利夫婦仍受小報媒體的注視,但他們似乎試著努力的以自己期望的方式生活。他由青少年時的不受束縛,到坦然面對傷痛的過去,找到所愛的人進入婚姻,全都是為自己作的決定、為自己所成立的家負責,這樣的成長,雖多折,但可喜。

文:李聰敏作者簡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