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當年鼠疫蔓延時     

人間有情:猶記當年鼠疫蔓延時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來勢洶洶,蔓延全球,各地人心惶惶。香港與內地交往頻繁,受到感染不能幸免。17年前2003年沙士襲港市民記憶猶新,然而126年前鼠疫襲港死傷枕藉的歷史,相信知道詳情的人不多。

鼠疫(plague)又稱黑死病,傳播率高、死亡率逾九成。中世紀鼠疫波及全歐,在短短的數年間奪走了歐洲總人口的1/3,造成高達7500萬人死亡。第三次亦是最後一次的全球鼠疫爆發,起源自1850年代的中國雲南,及後播至廣東一帶,1894年5月由廣州傳至香港。

當年患者多數來自港島上環華人聚居的太平山街,該區人口密集,衛生惡劣,鼠輩橫行。疫病在高峰時每天新症達80宗,死亡人數最多時每天超過100人。至6月已有超過8萬人離港,佔香港人口三分一。7月以後,疫情稍為緩和,皆因港府向各國專家求助。法國細菌學家葉赫森從屍身分辨出引致鼠疫的桿菌,硏發出鼠疫疫苗,疫情自此受控。另外,港府潔淨局(Sanitary Board) 組織六百多志願英軍,執行「洗太平地」的工作,每日到太平山街挨家逐戶用消毒藥水清理房屋,用硫磺熏屋,滅絕鼠蝨。把病人帶去醫院或者隔離,處理病死的屍體。為接收眾多隔離患者,將醫院船「海之家」從昂船洲移至西環作專門醫院,又在堅尼地城警署成立臨時醫院。至當年9月底,疫情終於暫時終結。據官方統計,最少2547人死於這次鼠疫。後來港府進行大規模滅鼠運動。太平山街的房屋最終全被拆掉,現時該處為卜公花園。

疫症既為公共衞生危機,但亦能帶來制度的革新。鼠疫爆發前,港府在醫療及公共衛生的角色向來消極,盡量不干預原居民生活,以免激起反對聲音。不過,鼠疫大規模爆發後,港府不得不改弦易轍,化消極為積極,強制執行衛生法令,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改革東華醫院。1903年,政府頒布《醫務衛生及建築條例》,強制性推行城市清潔、屋宇改造和防鼠患、蚊患的計劃。往後港府全面改變衛生政策,包括主動執行衛生法例、提供衛生潔淨服務、為華人提供西醫治療、開展衛生教育等。

昔日耶穌基督復活後重遇多馬,祂的雙手和肋旁仍保有苦難的記號。面對武漢肺炎疫症的種種不可知,深信耶穌與我們同行,患難裡有祂保守。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