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  

師心童心:抉擇  

Lisa 和Oliver 剛返完晚更,由昨晚11時做到今早7時。她們在政府醫院急症室工作。

平日她們總喜歡一起吃早餐,但如今冠狀疫症橫行,她們戴著口罩默默前行,只想著各自歸家。Lisa打破沉默:「昨晚那個老伯,咳嗽,要他戴口罩別戴得鬆鬆的,屢勸不聽。Eric醫生要他隔離診斷,他一口拒絶,嚷著要回家照顧老伴。幸好Eric醫生好言相勸,對他說:「如果你有事,傳給你太太怎麼辦?」他才願意留下。

Oliver突然垂下頭,感觸地說:「不管怎樣,誰也不願意家人受感染。我每天到了家門便急忙把鞋襪、外衣脫下,入門前放在膠袋裏面才進去,就是怕把病毒帶回家。你知啦,文仔才三歲,還有我老爹70多歲,我真的怕。」

經過醫院旁邊的小花園,她們稍稍坐下。

Lisa說:「我每天也戰戰戰兢兢地上班。每次上班前,John都擁著我說:『千萬小心。』我說:『為著我們肚裡的孩子,我一定會。』昨天晚上出門前他擁得我更緊說:『千萬千萬千萬要小心。』因為他看資料說政府不完全封關,每天往返入關的人還很多……」

「那你會參加罷工嗎?」Oliver突然一問。「很想參加,若不是有了孩子,早就參加了。」Oliver好生奇怪地望著她。她微微閉著眼,繼續說:「對。我罷工,不是為了肚裡的孩子,而是看到疫情一直擴散的話,誰的命也難保。但若我罷工的話,別人一定說我是逃兵。我個人背負這污名,不怕;怕的是要孩子因而同受這污名,我不願意……」

Oliver明白她的難處:「真的,若不堵截源頭,到頭來感染的人眾多不更忙亂嗎?可是,若罷工,現時的病人又怎麼辦?」

這時候剛好急症室其他兩名員工下班走過。他們是Vivian和Eric醫生。大家不約而同地談起這疫情。

Vivian曾經歷過2003年沙士一疫,她說那時甚麼也不清楚,大家只齊心協力地照顧病人,她連掃地清潔的工作也甘心樂意地分擔。現時既然知道了源頭,政府卻不立刻封關,杜絶病毒源頭入侵。如今多番周旋,還是有漏洞。「點解要迫到醫護罷工呢!」Vivian有點兒激動。

一直沉默的Eric醫生斬釘截鐵地說:「醫護人員從來不是逃兵。我們在前線作戰,但後防不斷放敵軍進來,到時損兵折將,還不是要敗陣下來?我們最憂慮的是那些隱形帶菌者在社區游走散播病毒,一發不可收拾。我們一定要讓其他病人明白,他們需要多點體諒和忍耐,以求整個社會好。非常時期,非常考慮。不過,全體罷工是不可能的,因為影響所有醫療……」

Vivina忽然靈機一動:「不如我們抽籤吧,兩個參加罷工,兩個依舊上班,好嗎?」

他們真的這樣做了。結果 Oliver和Vivian罷工;Lisa和Eric維持上班。Eric說:「抱歉要你們冒被人唾罵之險,背起『逃兵』的惡名。不過,現正發起暫緩罷工,說不定我們要繼續『四人行』。」

他們四人正欲離開。Vivina驚叫:「啊,Eric,真給你言中,4000人投票贊成我們暫緩罷工!」她把手機上的信息遞給他們看。「唉,死心了罷。上層根本不理我們的訴求。我看,大家也不忍心要以病人作籌碼,誰勝誰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真的看重市民的生命。」

好一句:誰勝誰負不重要。Lisa邀請大家一起禱告。他們彼此握著手,Lisa開口禱告:「親愛的主,感謝祢讓我們堅定地在前線對抗這疫症,感謝祢教導我們如何面對這頑梗的政府,但願我們所作的都合乎祢的旨意。求祢施大能,保守我城,保守香港市民,保守我肚裡的BB。禱告奉主耶穌基督名求。阿們。」

文:曹綺雯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