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對社會、教會及家庭的影響

梁言善語:疫症對社會、教會及家庭的影響

香港、武漢疫情不斷擴展、蔓延,各行各業均受到影響。是次與大家分享這次疫症對社會、教會及家庭有甚麼影響、一些危機及應該如何回應。

社會方面
相信很多人想不到這疫情的影響比反修例運動更嚴重,很多行業均受到重大打擊。一些人因為打邊爐變成交叉感染、警察的歡送晚宴也出現問題,很多人不再出外用膳,酒樓食肆的生意大大減退,近月已經有不少酒樓食肆暫停營業甚或結業,因而導致很多酒樓員工失業,他們往往是家庭經濟支柱,故影響著家人的生活。

有計程車司機受感染甚至暈倒,加上之前傳媒拍攝到很多計程車在封關前排大隊等候由國內到港的人乘搭,當中或有帶菌者,所以很多市民不敢在這段時間乘計程車。事實該受感染的計程車司機承認他曾在這三個關口接過乘客,他受感染也許與此有關,結果交通業同樣受著打擊,市民減少出外,無論公共巴士、小巴、計程車因乘客減少,司機收入也受影響。旅遊業不用多說,因遊客卻步結果從事旅遊行業、酒店等員工被迫放無薪假期,亦有不少酒店、賓館結業。娛樂事業也一落千丈,很少人往戲院看戲,我與師母曾往尖沙咀一戲院看戲作鬆弛,豈料整場連同我們兩人只有四位觀眾,真是可悲。香港整體經濟受著很大影響,不少人面臨失業或放無薪假期,這些連鎖反應是我們不能輕忽的。而且這影響也涉及不同的國家,特別意大利、英國一些華人經營的餐館或外賣店因少人光顧下而停業或結業。這些負面影響仍不斷擴散到世界各地,情況絶不理想。

教會方面
教會同樣面對挑戰。在疫情不斷蔓延下教會究竟應否停止聚會也有不同的意見。銘恩堂也停止了實體崇拜改為網上直播及轉播,我曾在「永善亂壇」第790集中分享過實體敬拜及網上崇拜的課題,其實兩者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有利也有弊,所以我們不要批判教會繼續或停止崇拜的行動。事實香港有一教會牧者受感染,那教會便要停止崇拜。最令人震驚的是南韓大邱市一間被視為異端的過千人教會他們不單沒有停止聚會,更不准會友戴口罩參與崇拜,結果一位帶菌者感染不少出席者,以致大邱市成為韓國最大的疫區。從此觀之網上崇拜是解決在疫症蔓延下敬拜的其中一個方法。

不得不承認網上敬拜並不是最理想,大家缺少了彼此相見、在敬拜時一同唱詩讚美那種感受,而且在家庭網上敬拜也未能如在教會整體敬拜中專注,長此下去會對我們的敬拜、靈命成長有不太好的影響。

「教會」並不是指一座建築物,教會原來的意思是由人組成、是一個群體。但這群體同樣受著社會影響,相信過去及未來一兩個月教會的奉獻肯定會下跌,因為除了他們不回教會未能即時奉獻外,因會友的收入也受影響、奉獻隨之減少也是正常。但最大問題是不少參與教會的是中產人士,為著過去政治上的爭拗、社會動盪、不滿教育政策及制度、再加上疫情反映政府很多不足的地方,市民已經失去信心,於是不少家庭已經或將會移民外地。

個人而言為著他們下一代的學習、幸福而移民是認同的。我常鼓勵那些移民的弟兄姊妹一到新的地方便需投入當地教會、繼續保持好的敬拜生活。而且外地沒有如香港般多姿多彩的生活,或需長時間工作,他們更可以享受家庭之樂,初到異地更需要多倚靠神、經歷祂的引導與保守,所以與神的關係或會有更好的進展;但對教會經濟會再一次受挫,對教會未來的發展也有不太理想的影響。教會的焦點不應放在金錢上乃是人的生命,在這困難的環境中人心虛怯、徬徨,更需要信仰、神的幫助與安慰,所以弟兄姊妹們更要好好把握傳福音機會,當我們樂於傳福音、帶領更多人歸向神同樣可以補那些離開者的缺欠。教會仍需要保持與這些移民海外的弟兄姊妹們有好的關係。當日我作堂主任的時候安排同工每兩個月傳一封教會的問候信及將教會最新消息予海外的肢體,因為彼此關係應該繼續持續下去的。

教會經濟壓力肯定大增,在此情況下更要開源節流,除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開支外更需想一些辦法減少支出。因為不少教會停止聚會,弟兄姊妹接觸少了牧者,牧者同樣少了與會友見面,在牧養上很容易出問題,而且很多教會也如一些機構般不用牧者回辦公室上班,改為Home Office(在家中工作)。不得不承認人性是有其軟弱與限制,很自然地被監管的壓力少了、事奉的動力也會減輕,如果真的如此在牧養上或會出現不理想的情況。當然教會的領導應要有好的監管,牧者也不可以忘記事奉是向神交代、被神所監管;事奉不單是一件工作乃是職份,需要關心、愛護會友。縱使沒有整體的聚會也可以個別約見關心願意被接見的肢體,而且可以致電或透過網絡個別關心會友,將一些屬靈的訊息、好的資料傳予他們,給他們關心、鼓勵與牧養。在這段日子我也多了傳一些鼓勵性的電腦簡報、圖片或經文給不同的肢體,而且在禱告中也可記念他們的需要。我默默地為傳道們禱告,求神幫助他們在逆境中有更好的事奉,能有效地牧養眾弟兄姊妹!

家庭壓力
家庭除了經濟的壓力外更有因生活習慣而起衝突。女性較為緊張家人,當家人一回家作母親或太太便需要他們將所有衣物更換、立即要清潔,包括洗手、洗頭及全身清潔;但男性或年青人較豁達、隨便,可能覺得太緊張;故此除了水費、電費增加外精神壓力也大大增加。母親多禁止孩子外出,當然我們深體會這是愛的表現,但愛原來有陣子真是沉重、有壓力的,因而產生衝突。相信這種問題出現在不少家庭上,在此奉勸家人互相體諒、忍讓及接納,有力量勒住舌頭與按耐脾氣,也不要過度緊張,免得家庭有另一種災情。

文:梁永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