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言 謊話

梁言善語:慌言 謊話

獲諾貝爾獎蘇聯作家索忍尼辛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上面看似荒謬的事,在現實中不勝枚舉,明顯是我們及社會的悲哀。

例一:「六四、三十周年維園燭光晚會」大會宣佈,出席人數約180,000人,可是警方公佈人數為37,000。最諷刺是當民陣負責人申請時,警方指出整個草地能容納大概32,000人,那天晚上不單草地坐滿人,還有幾個球場的狀況亦是如此,試問一個三萬多平方米的地方,怎可能是該數字呢?在2017年2月24日,警察體育遊樂會舉辦特別代表大會,他們號稱有37,000多人出席,只是兩個地方的面積差距頗大,既然警察會有這數目,那麼維園當天參與者眾多,不過人數竟跟它相約,大家認為可信嗎?我相信很多警務人員不會相信外,他們亦害怕報實數,這是由於反對的聲勢浩大,所以刻意貶低,無怪乎被人稱為「警慌、警謊」,實在很可悲!

例二:政府突然藉要處理港人,在台灣殺死女朋友回港一事——修正「逃犯條例」,而諮詢期僅得21天,此修改影響香港及外國人深遠,法律界表示有不少方法能夠解決,可惜他們充耳不聞。台灣方面明言過去一年多,曾三次接觸香港政府,可是全無反應,他們指出若特區政府修例成功,當局絕不會接收疑兇,故無逼切性的,只是特首、保安局局長不斷說要伸張公義,為死者討回公道,才要這樣做,倒像出賣耶穌的猶大責罵馬利亞,買香膏搽抹主是浪費,其實背後是想中飽私囊,並非賙濟窮人。他們常被質詢這方面問題,一如既往說是為死者的好處,甚至修訂了「只接受那國家中央部門提出才會交出疑犯」,當被問到哪個是台灣的「中央部門」時,他們卻無言以對。可見市民非常清楚他們在說謊,他們亦明白我們知其行為,不過還堅持繼續下去。「人無信而不立」,政府無信同樣會失去市民支持,這是香港的荒謬和悲哀!雖然如此,但我們仍要堅守忠誠,作忠信之人!

願「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詩篇》八十五章11節)

 

梁永善(2019年7月號角月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