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離

輔心看:婚・離

一段婚姻的結束,當中的情感和牽絆絕不會戛然而止,遺留下來的千絲萬縷和種種複雜情緒困擾,還需要一段時間梳理。

慈珊(化名)的丈夫發展了一段婚外情,向她提出離婚。其實多年前他已有前科,當時慈珊知悉後選擇原諒,丈夫亦承諾不會再犯,雙方嘗試走下去。然而,正當慈珊以為舊日被背叛的傷痛漸漸痊癒之際,丈夫卻再次對她不忠並決意離婚,令慈珊大感錯愕和失望,往昔的傷口再被撕開,痛徹心扉。慈珊考慮到二人離異對子女身心健康的影響,亦惋惜多年來的感情付諸東流,故即使對丈夫的所作所為滿腔不忿,仍試圖修補。無奈雙方鴻溝太深,慈珊挽回不果,離婚收場。

慈珊面對如此突然的仳離,還未及有空間靜下來處理內心的怨恨、怒意、傷痛和自責等複雜情緒,便要為眼前排山倒海的問題操心:處理冗長的離婚程序、爭取撫養權、商討贍養費、搬離舊居等。凡此種種,均令她的情緒猶如坐過山車般起落甚大。

「我的前夫非常強勢,我不忍子女難堪,亦不想因磨人的法律程序而陷入困擾情緒,惟有無奈地作出妥協,與他協議分別撫養一名子女。」她為子女被迫分開成長而感到心痛,亦對未能為子女維持圓滿家庭產生內疚感。

「坦白說,我對他仍心存恨意,想斷絕來往耳根清靜,但又擔心關係惡劣會影響子女日後的福祉,被迫努力維持友好關係……他的性情飄忽無常,時而語帶尖酸,表現得狠心絕情;轉過頭來又態度可親,說甚麼再見亦是朋友,關懷備至,令我感到無所適從,思緒混亂。」慈珊的心情極度矛盾,儘管她很想撇捨這種糾纏不清的關係,但二人仍需為子女的學業及成長等各方面事宜不時連繫,每次接觸也令她的心情起伏不定,無法得到片刻安寧。就此,我鼓勵慈珊勇敢地向前夫真誠表達自己的感受,告知對方若希望日後保持友好關係,劃好相處的健康界線實屬必要,避免大家陷入情感的胡同。

「在職場上,我為免負面情緒影響工作表現,亦不想別人察覺自己神色有異,強裝一切如常;回到家中,我又怕父母擔心自己,於是又假裝無恙,結果裡外受壓,令我無法展示真我。」慈珊不停壓抑情緒,從情緒導向治療的角度來看,就像內心來了一位盡忠職守的守衛員看守著情緒出口,守衛森嚴,以防自己情緒崩潰,擔心後果堪虞。我引導她向這位無形的守衛員表達她內心的需要,讓守衛員可稍為降低防守,容許自己的心靈騰出一份空間,按個人情況逐少逐少地抒發情緒。

在輔導過程中,我鼓勵慈珊坦誠面對自己的傷痛,透過表達藝術哀悼情已逝。「在創作過程中,我終於可以盡情地釋放哀痛的情緒,一點一滴地整理紛亂的思緒。」作品除了承載她的百般情緒,亦象徵一段感情的消逝。完成作品後,她以第三身角度,較客觀地觀望自己這份成品,回顧過去,在錯綜複雜的情緒中為自己創造空間,容讓自己沉澱,並為經歷賦予全新的意義。

面對離婚後的傷痛和壓力,心頭好比有千斤重,但只要願意坦然接受和面對,在單親的路上,步履仍可稍為輕省。慈珊在接受離異輔導後已走出低谷,縱然偶有傷感,但她已不再深陷於糾結的情緒和往日的片段,徐徐地步出陰霾。我鼓勵她嘗試靜觀練習,覺察自己的身心,用慈悲心關懷自己。她搬離舊居後,帶著一份對未來的期盼,展開人生下半場的旅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