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心談:檢測

感謝主看顧及保守,我回港後的兩次深喉肺炎菌檢測報告都是陰性。使我得「自由」,可以接受邀請參與不同的活動。其實,我不很相信檢測的效果。在下機後到檢測前,我覺得政府是認真去執行兩個政策,一個是隔離令,即是從外地回港後十四天足不出戶的禁令,第二個是檢測。一般人將整個過程的焦點放在檢測這一關。

在檢測前先看一套片告訴人如何進行,然後自行決定下載作參考。之後就排隊往檢測房間,房間内沒有任何人監督或協助,也沒有如影片中提及的,有消毒酒精等東西。我在進行咳痰中竟有老婆婆從別的房間走過來找我教她如何處理,我嚇了一跳。這樣虎頭蛇尾的處理程序,我十分驚訝。用了許多人手程序的前期準備,竟然在關鍵的一個環節如此鬆懈,真的令人費解。至於第二檢測也是在家自行咳痰處理,然後自行安排別人代交給有關部門。

回想自己的宣教路,我也會為自己做檢測。上次是五年前了。退休後在準備短宣前,去法國泰澤(Taize)靜修五天,由於上帝給我檢測,使我經歷心如刀割的反省。今次在荷蘭短宣一年,也應來個全人檢測了。回到香港,才發現自己是極度為疲乏困倦。相信是心力在耗盡下好情況。回顧過去一年,似乎都在不同的戰綫上打仗,從到埗荷蘭,為工作身份、住屋、牧養工作、靈命、人事、疫情、港情、親情、離情等,常常有步步為營的壓力,我默默看守和應變,既要顧慮別人也保護自己的感受,全是很大的挑戰。所以,現在是先休息一下,並且找輔導員為我作一些評估,然後再謀下一個征途。

在荷蘭宣教期間,帶了教會七個人,赴法國短宣,九天中親自體驗到法國圖盧茲(Toulouse)的需要,給我很大的感受,這個感動催逼我趕緊去與宣教士同工,發展當地的華人小組,希望可以為這個法國第四大城市成立第一所華人教會。由於這是跡近拓荒工作,沒法承擔我的生活費用,而差會需要我自行籌款。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信心宣教的機會。希望大家仍繼續為我的學習禱告。

文:林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