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心談:隔離

經過十四天家居隔離後,我可以出外活動了,可以實體地感受到今時的我城,也感覺到我真的離開了遠隔重洋的歐洲了。返港首主日雖在隔離中作網上講道,兩周八個聚會或會議,這星期也開始了網上教學,但到今個主日始可以出外在一教會作直播講道。很期待那「著了陸/回了家」的事奉感覺。

回到原點,感到歸家的親切舒服,始泛起曾是異鄉異客的回憶。但畢竟作客一年,回憶中難免感到落寞和不捨。我設身處地想到眾多宣教士,不是要面對與家鄉隔離、家族隔離,就是與工場隔離,有些更要與在「宣教士子女學校」讀書的子女隔離,所以,宣教士總是面對不同的隔離問題。隔離,會產生無限牽掛,尤其是一方出現危機,就更會出現焦慮。宣教士的感情壓力可以是十分大的。若不是上主呼召人離開本家,誰願意接受隔離,遠走他鄉。在家真的是千日好。

返到香港,再次投入這個叫我很易產生使命感的地方,因為每事都叫人魂牽夢縈,為著本已遏止卻因特首一個決定,無端端引發第三波疫情,直接至使受感染而斷送了生命的達一百人,還有數不清的間接受害者,市民感到遺憾和悲憤。全城強忍大半年全天候戴口罩生活之苦,或忍受各種隔離措施,嚴格的清潔程序,滿以為可以遏止疫情如澳門、台灣等地,結果前功盡棄,又要重來。學生學業、工人工作、教會生活等受到嚴重影響。弟兄姊妹面對社會的各種現象,充滿悲情和沮喪,有些準備移民,有些則堅持撐下去,各自盤算。但是,最緊急的莫過於那些直接間接因疫症而有喪事在身的人,他們在今年的中秋節,可快樂度節嗎?作為土生土長的牧者,為我城情何以堪?心裡很難過。

宣教心促使人學習設身處地關懷社會,能夠達到這樣,必須是有謙卑及開放的學習態度。否則,我可能會產生許多對人民的誤解,隨便作出論斷他人的心態和動機,很易不知不覺地表現出涼薄之反應。我必須成熟地看到人生命的複雜性,更屬靈地看到神旨意的超越性,才能配合神的宣教計劃。否則,我便墮入與神隔離的境況了。求主憐憫!

文:林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