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輕易發怒的爸爸 劉偉恒

不再輕易發怒的爸爸 劉偉恒

育有兩個女兒的「導演爸爸」劉偉恒說,「在《出租家人》,有一句對白是我寫的,就是曾志偉說:『為人父母的,見到小朋友平平安安、開開心心是最重要的』。」不求回報,只求子女開心快樂地成長,相信是大部份父母的心聲。

《出租家人》的口碑不俗

現今生活節奏緊張,要做一個稱職的爸爸,在工作和家庭取得平衡,談何容易!每個人也有情緒,劉偉恒(Benny)也不例外,他曾經因工作壓力大而狠狠地責罵女兒,「幾年前,有天工作累了,回到家,見到兩個女兒在看電視,我便問道:『誰讓你們看電視?』,女兒回答說是媽媽,我已經有點不滿,再問:『你們做好了功課?』,女兒回話說:『還沒有,不過是媽媽准許我們看電視的,你不相信,我打給媽媽吧!』女兒說完這話,我就無名火起,喝令她放下電話,並大聲罵道:『在這個家是否單單聽媽媽的話,爸爸的話是否就不需要聽?』接著大發雷霆。」當時兩個女兒大哭,在場的還有Benny的媽媽和外母,她們也呆住了。

之後他便氣沖沖走入房,「回到房我還在喘氣,但有聖靈的聲音問我:『你剛才做了什麼?』,我就祈禱跟天父說:『對不起,我做錯了事,我剛才真的控制不了,兩個女兒現在哭得很厲害,如何是好?我惹了女兒的氣,怎麼辦?』我求神讓我跟女兒和好。」祈禱後,他鼓起勇氣跟女兒道歉。

一家四口在教會大家庭中成長

第一次向女兒道歉

「我問女兒『爸爸剛才是否很兇?』,女兒忍著眼淚望著我,當時的我很傷心也很內疚,因為女兒是我的最愛,我竟然令她們用驚惶的眼神望著我。我便立即向她們道歉,『爸爸剛才發脾氣,大聲鬧你們,真的不對,希望你們可以原諒爸爸。』說著我自己也忍不住掉下淚來。」這是Benny人生第一次向女兒說對不起,「這事以後,好像打開了一道門,我跟小朋友爭拗少不免,大家也會有言語之爭,但自從有了這第一次說「對不起」的經驗,就可以有第二、三、四次,而這真實的情節,我也放了在電視劇《反起跑線聯盟》的劇情內,拍成了梁詠琪鬧女兒的那場戲。」

相信很多家長也試過鬧完子女後又覺得後悔,「不過,我很感恩,因為我跟小朋友道歉以後,小朋友也曉得跟我道歉。在將要出街的《反起跑線聯盟》續集就有這樣的一場戲,瑤瑤哄強尼,她請爸爸吃香蕉;其實早前有一次,大女兒發脾氣激嬲了我,後來女兒走來請我吃香蕉,我們便和好了。」教育孩子的方式或多或少受原生家庭影響,上一代的爸爸較為傳統,即使做錯事也不會認錯,或因自己從未聽過父母道歉,自己當父母時也覺得「對不起」難以說出口,所以Benny感恩可以坦誠的方式與孩子相處。

父母對子女的影響力最大,所以父母以身作則,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教材。「試想如果你是一個講大話的阿爸,小朋友又怎會誠實;如果你是一個貪心、計較的父親,小朋友就不會慷慨;父母是不願意承認錯誤的,這樣孩子也會隱藏過錯。聖經提醒我們要先做好自己,如果我們自己都做不好,卻常常要求孩子按我們說的去做,或者單單說聖經的道理,孩子不但不會聽,反而會覺得父母很虛偽。」

談到管教之道,Benny說信仰導引他教導小朋友,「當太太懷孕時,我們每日向著胎兒唱詩歌、祈禱,及至大女出世後,每日也會在床邊向著囡囡讀一章聖經。我早晚也必定為女兒祈禱,也教她們祈禱,例如明天默書,我會提她們祈禱,求神給予智慧和信心,或者吵架時大家冷靜下來,一起祈禱。我希望裝備她們,讓禱告成為她們生命的一部份。」

給孩子最寶貴的禮物

他深信父親能給兒女最好的禮物不是豐富的物質,而是讓兒女從小認識耶穌,「因為我嚐過這份恩典!小朋友的人生一定會遇到很多風浪,無論學業、感情、事業、家庭都會有起跌,我也不知道小朋友將來會遭遇到什麼,但是信耶穌就好像一個保護罩。雖然保護罩如流感針一樣,即使打了也有機會傷風、感冒,但死亡率一定會減低,其次是大病會變小病,小病可以變無病,同樣信耶穌不代表不會遇到風浪,但祂會保護我們,祂也會與我們同行。正如陳奕迅《單車》的歌詞:茫茫人生好像荒野,如果我們沒有耶穌,我們好像在荒野,但當我們有了這個信仰,即使我們在荒野中,卻知道有主同行。」耶穌是真正能伴隨孩子一生的祝福。

事業遭挫折

信仰不單教他培育孩子,更改變了他的人生,「在2007、2008年的時候,我希望做電影導演,但當電影籌備到快要開拍的時候,突然被刹停。那時我的事業、情緒都崩潰了,感情生活又一塌糊塗,跌進人生的低谷,我不願外出見人,沒有了工作的動力,更飽受失眠之苦,要靠安眠藥撐著,甚至有輕生的念頭。」他曾經拜過不同偶像,但都幫不上忙。

及至2009年,他去馬來西亞旅行,遇上一位醫生,Benny的生命從此就不再一樣,「當時的我只是想找一個陌生人傾計,沒想到對方是一位基督徒醫生,傾談間我大吐不快,他說我的工作、感情問題太複雜,他很難給予意見,但作為醫生,他忠告我吃安眠藥不好,不如我們一起祈禱,於是他就為我的失眠禱告,誰知當晚真的能安睡!」

回港後,Benny再找這位醫生,醫生邀請他參加查經班,他本來很抗拒,直至在彩虹邨一間很小的自修室,「大家查考聖經創世記,談到人的罪,提到妒忌、仇恨、自大、貪心等,好像與我有關。」此外,查經班的尾聲有一祈禱會,這帶給他反思,「其中一個參與查經班的學生提到希望讀到High Dip,另一學生希望媽媽不要神經病發作,因為每晚媽媽凌晨兩點都會大叫,還有一個團員希望爸爸不要爛賭,當輪到問我有何代禱事項?我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們提到的事,不曾發生在我身上,我在健康的家庭成長,又不需要擔心學業,反為常常覺得自己懷才不遇、時不與我。」這有如當頭棒喝,「那一刻對我是非常震撼。」自此他一直參加查經班。當時的女友,也是現在的太太,也跟他一起決志,之後一起受洗,加入教會。

Benny被曾志偉和恬妞兩位前輩的演技所懾服

生命徹底的改變

Benny自言性格火爆,「我以前的脾氣很差,是一個很暴躁和不會掩飾自己情緒的人,但信主後,神好像放了一面鏡子在我面前,讓我看到自己的囂張跋扈,上帝逐漸把我雕琢,磨平我的菱角,我跟隨耶穌的教導重新學做合神心意的人,在教會參與事奉,如詩班、帶領查經小組及講道等。」就是這樣走過了十五年。

執導的掙扎

Benny感恩神保守帶領他的事業,他既是電台節目主持人、編劇,又是電影及電視劇的導演,而早前上畫的《出租家人》更是他執導的第5部作品,而此片亦獲邀參展第18季芝加哥亞洲躍動電影節(Asian Pop-up Cinema)。不過他坦言,「我的電影不是特別賣座,這其實是很考驗信心的,例如《出租家人》評價不錯,但票房不是特別好,我也曾反問自己應否跟隨主流拍些商業片,也有人說我拍這麼正面的戲,戲裡沒有暴力、色情、LGBT(同志文化)是沒有人會看的,但每一次謝票,或者看到觀眾的反應,我深信神開這條路給我,必定有祂的心意。《出租家人》絶不是一套福音電影,但起碼可以帶出一些正能量,或者正確的家庭原則給觀眾。」每當他感到困惑時,「回頭看,十多年都是這樣渡過,神不讓我家財萬貫,但讓我安然過渡,恩典夠用!」

《出租家人》獲邀參展芝加哥亞洲躍動電影節,他與家樂專程飛到當地接受榮譽!

公開禱告

除了堅拒不拍違背基督教信仰的題材或橋段,不拍渲染暴力、色情的電影,他每天工作還有一個習慣,「由我拍第一套電影《王家欣》開始,到拍《出租家人》,我在開工和收工時都會公開地祈禱,原因是電影可以開拍,我有工開,全是神的供應,準時收工或順利收工,都是恩典。其次我在現場祈了禱,就好像是有了一個緊箍咒,提自己要做一個合符基督徒樣式的導演,同時是邀請聖靈進入我工作的世界,給我提醒,即使有想發脾氣或暴躁的時候,就知道不要這樣做,所以大部份合作過的人都會說我是一個沒有脾氣的導演,甚至有人投訴我不似導演,因為在電影的世界裡導演是很有權威的,但對於我來說在片場裡經驗最少的是我,有很多東西我都未必曉得,我憑什麼指揮所有人?還不如客氣地邀請大家給予建議。鬧人、詆毀人,用高壓的權力去欺壓人,我自己不喜歡這種氛圍,我亦認為這樣不會做到一套好的電影。」他希望團隊可以衷誠合作拍齣好戲。

「公開祈禱另一原因是叫我謙卑下來、不發脾氣、請教他人,『你覺得怎樣?怎樣可以做到這個效果呢?』以至大部份拍戲開工時,整個團隊都是在相當不錯的氛圍之下完成工作。」即如拍攝《反起跑線聯盟》,雖然辛苦,但他跟台前幕後,甚至小演員都成為了朋友,「在拍戲工作之餘,可以發展出友誼,實在是無價。」

在內地拍戲,工作人員大家一起祈禱。

意想不到的效果

導演在現場祈禱,原來也有意想不到的果效,「我其中一套電影的副導演,有一天走來問我,『其實你每日祈禱是什麼一回事?』,後來我才知道他在生命中遇到困惑,所以他看到我在現場祈禱,因而對我的信仰產生興趣,然後跟了我返教會,接著就信了主。」他說,祈禱除了給自己提醒,別人也會看得見。

還有一次在內地拍戲的經歷令他難忘,「當時是2018年,我在四川拍戲,第一天開工,我如常祈禱,頭幾天開始時,大概沒有人知道我在做什麼,但很感恩不久之後有兩、三個人加入,因為我祈禱,不單求順利,而是當團隊裡有同事受傷,或者身體不適,甚或他們的家有事,我都會為他們祈禱,所以他們會覺得很奇怪,為何一個導演大早起來開工祈禱,竟然是關心他們的家人,關心他們傷勢。之後的幾天再有七、八人加入,到最後一天在城都,我們竟然圍了一個大圈,大家一起祈禱。」他深感奇妙,「你以為無可能發生的事情,但當神容許的話,無可能都會變成有可能。當天一起祈禱的人日後有沒有機會認識神,我不知道,但在他們人生當中曾經跟一個基督徒導演合作,將來他們會遇到什麼事情,可能因為某些事再祈禱,某些原因上教會,這就交給神,但起碼我做了我該做的事。」

「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詩篇三十四篇8節,盼望你也得著這美好的福分!

他感恩終於當上了電影導演

 

文:愛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