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香港人該如何走

城市熱話:新一年香港人該如何走下去?

踏入2020年,希望新的一年能帶給香港新氣象!

香港社會經歷了半年的騷亂,在一個成功(有空前的七成選民投票,選舉過程尙算順利)的區議會選舉後,總算有一個暫時的小結;去年12月8日的八十萬人和平遊行,讓人期待社會回復到一個比較和平理性對話的階段。不過,小型的動亂繼續發生,例如多次的「和你lunch」街頭遊行、旺角深夜的街頭抗爭等。這是社會逐步回復平靜的進程,還是下一場風暴來臨前的小休,就要看政府能否好好利用這段平靜的時間,釋出善意安撫民心。

共創新路

在這場動亂中,不同政見的香港人在社交媒體中口誅筆伐,以至有些家庭或教會都經歷了家人或者弟兄姊妹之間的反目。也許我們現在是時候去問:香港人如何能共同走下去?最近的地區選舉,雖然民主派的候選人大勝,但實際上藍黃(建制派和泛民派)的選票是四六之分,粗略地代表了有四成的人支持止暴制亂,六成的人支持示威者的訴求;也是說,雙方都不能夠說已穩妥地掌握沉默大多數的支持。投票給泛民的是香港人,投票給建制的同樣是香港人,我們不能,也不應否定對方的聲音,也無謂停留在互相卸責的死胡同當中,而是要問:我們如何去創造一條所有香港人都能夠擁抱的路?

首先,冀盼政府能承認動亂是由施政引起的。政府到目前的言論,仍是把動亂的責任歸咎於少數的滋事份子和香港的生活壓力。固然,經濟因素是一個長遠的原因,而少數滋事份子的暴力是遠超過大部份人的意願,但這些因素都不能解釋為何在這半年裡有多次數十萬人上街遊行。

重新建立對政府的信任

六月時風波的開始,在於特首在民意強烈反對下,仍強行在立法會快速地推動逃犯條例的修訂,既然條例這麼不受歡迎,特首就應該擱下條例,從長計議。這明顯是政府的一個管治錯誤,如果林鄭月娥今天能站出來,答應市民不會再強推不受歡迎的條例(如何決定歡迎程度可慢慢討論,但起碼擺一個姿態),已經可以緩和氣氛。特首要正視這次動亂的起因是管治失策,要重新努力去建立政府和市民之間的信任。

真正的強者

聖經中有這一段故事:以色列王羅波安不肯承認他父親所羅門晚年的暴政是一個錯誤(王上12:6-15),反而變本加厲,威脅要以強大武力管轄人民,結果民心逆變,他失去了半邊江山;如果他當年願意謙卑向以色列民道歉,以色列國的歷史也要改寫。期盼林鄭 月娥不要重蹈覆轍,能夠有勇氣在市民面前認錯和更新管治的團隊,這才是真正的強者。

另一邊廂,我們也希望新一屆的泛民議員不要重蹈游蕙禎等人的覆轍。市民選區議員,不是單為了政治表態,也是真的期待議員能夠協助改善社區內的衣食住行問題。泛民議員固然要忠於市民為民主運動投給他們的一票,但他們也宜踏實地服侍區內的所有居民,以努力去賺取建制派市民的信任。如果市民希望從議員身上得到小恩惠,這本身不是一種罪,反而泛民的議員應該問:建制派爭取市民信任的各種做法,有甚麼是他們可以學習的?

公義的訴求

在去年12月8日的遊行中,有示威者手持橫幅寫著「你不參與三罷,就是幫兇」,彷彿要指控不參與罷工、罷學、罷市的人都是邪惡的,我們不認同這種強奪民意、非黑即白的處事態度。如果有人認為不應該用三罷弄到香港民生為艱,不相信「攬炒」是明智選擇,不認為毀壞交通燈或阻礙港鐵運作能有助民主運動,這也是合情合理的民意。勇武者如果以堵路或毀壞公物去表達政治訴求,要明白他們並不代表大部分市民的意願;公義的訴求並不會自動合理化犯法的行為。

特區政府除了要檢視半年來的示威事件,包括處理社會中的深層次矛盾,面對2020,香港社會尚待處理的挑戰確不少,有分析説香港五個人之中已有一個是窮人,另也有飲食、旅遊業代表指業界將面臨倒閉潮、年關難過等,社會需要進一步的團結,去勝過這些考驗。

逆境中的盼望和倚靠

作為信徒的我們,由去年至今,我們經歷過為城市切切的禱告,看到天父在危機四伏的日子仍然保守,也見到教會和有信仰的群體同樣會因政見不同,而出現紛爭,這些新的歷程叫我們放棄自誇和自義,讓我們學習在逆境中堅持信念、抓著對上帝的盼望和倚靠,既明白人的軟弱與不足,也明白群體及社會制度皆有其強弱處。願我們每天體驗主所賜下的平安,繼續謹守崗位,活出誠實、公平和對衆人、對香港的愛。

◇雷競業、梁林天慧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