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藝術展36

  • 藝術家:Karen Yau (香港 )
  • 題目:安靜的力量
  • 媒體:水彩  28x38cm

這幅水彩作品想帶出「安靜」不但很美好,也是很有力量的信息。

新型冠狀病毒威脅下,大部份人總是急着要做些什麼求自己安心,主動做了些什麼自以為聰明;得到了再多的資源和保障,但往往之後還是憂心戚戚,不平靜,不快樂。

你是否覺得尋求「安靜」是不夠主動,進取的表現?我們的神反而更看重我們安靜丶溫柔丶謙卑的心,也容許我們稍作休息。身心平安這東西,不是人努力就可以擁有的,就算你已很富有。始終在乎 神的恩典。

「只要以裡面存著長久溫柔、安靜的心為裝飾,這在神面前是極寶貴的。 」彼前3:4

「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賽30:15

在這疫情期間,我們多了時間在家,就讓我們身心靈休息一下;安靜地整理房間的雜物;安靜地聽聽自己身體的需要;安靜地想想自己真正的渴望。休息,調整,重新出發時,希望我們都能追上正確的道路並不偏左右。

 

  • 藝術家:梁玉玲(香港)
  • 題目:作品一  行行復行行
  • 媒體:塑膠彩 40 x 50cm

疫情的初期,我們都帶著口罩,迷惘地行,不知要行多久,行了這段路,又有新一段路,看不到盡頭。把心形放在作品的邊緣,比喻一種屬靈的方法,做成以愛相連的情況,是信心的希盼。

 

作品二:黑暗的拓張

疫情越來越嚴重,每日有疫情記者會,教導市民做防範措施,疫症好像黑暗勢力,不斷拓張。把心形放在作品的邊緣,比喻一種屬靈的方法,做成以愛相連的情況,是穩妥的堡壘。

 

作品三:社交距離

因疫情我們有新的標準,人與人要保持距離,不要探訪,減小聚會,用新方法溝通...

把心形放在作品的邊緣,比喻一種屬靈的方法,做成以愛相連的情況,與恩典同在。

 

作品四:盼望彩虹

我們習慣了新的距離要求,還是可以吃渴,繼續生活和工作,黑暗消失,代之是盼望彩虹到來,好像一個即將傾倒下的糖果袋。把心形放在作品的邊緣,比喻一種屬靈的方法,做成以愛相連的情況,愛给人希望。

 

作品五:愛的盼望

什麼是愛?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小孩喜歡用粉紅色心形代表愛。疫境好像一個黑暗的窗,劃破這個愛心,出現一些抓緊的手,代表防禦、保護、爭戰…心形旁邊卻有張開的手,代表分享、盼望、謙卑、接受…把心形放在作品的邊緣,比喻一種屬靈的方法

 

  • 藝術家:陳鈞陶 (加拿大)
  • 題目:讚頌上帝的恩惠
  • 媒體:粉筆畫

七月一日是加拿大的國慶,處於疫情期間,我們想用另類方式祝福社區;於是計劃用粉筆於屋前車路繪畫有祝福意味的圖畫。構圖參照十五世紀德國畫家杜勒的《禱告的手》,背後加上楓葉和祝禱語句,讓途人得到眼前一亮的祝福。

早一天的傍晚,我們洗淨車路,預先用粉筆打了草稿。鄰居走來問我畫甚麼?我告訴他要畫一幅祝福鄰舍的街頭塗鴉。街頭塗鴉的英語為"Graffiti",此字出自意大利文,意思是「亂寫」,字根源於希臘文"graphein",意指「書寫」,所以塗鴉藝術的主要目的就是抒發創作者的內心感受。

七月一日的清早,妻子和我拿著粉筆蹲在車路上繪畫;我負責描繪一雙祈禱的手,妻子則繪畫楓葉和文字內的圖案。我們默默地著色,把腦海裡的形象搬到瀝青路面上。後來附近的鄰居走來觀看,又有路經車輛停下來,司機下車拍照,大家互相祝福。

藝術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敬拜,我們專注描畫,不管困乏如何,仍然能用各樣美善的恩賜讚美上帝的恩惠。接近二小時的作畫,終於完成了十尺乘十三尺的塗鴉。站在塗鴉前觀看,思如潮湧,有一段加拿大國歌的旋律盤旋在腦海裡,我立即把"God keep our land, glorious and free"寫在圖畫的底部,作為這幅塗鴉的完滿註腳。

這幅畫的主題是讚美上帝的恩惠,回顧略有領略:「原來能在神賜予的土地上自由地敬拜,就是一種福氣。」

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 雅1:17)

Graffiti in driveway-  working progres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340TqAg-0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