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戀兒童村

愛心匯點:眷戀兒童村

三明市兒童村的孩子嘉麗,進入大學已經兩年了,但對兒童村的生活,仍有無限的眷戀。她最近的一封信,真情洋溢,令人動容!

「親愛的兒童村:

您好!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去寫這封信,突然好感慨、好懷戀,好想您們,好像什麼都想,沒有特定的人物,沒有特定的事情,只感覺到『兒童村』這三個字,在我腦海裡包含了太多東西,是我的整個童年。

很早之前,我就很想去表達這份情,但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去表達,怎麼去做。我真的好感謝幫助過我的每一個人,我很想去聯繫,但是我不知道我該去聯繫誰?就是很想您們了!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兒童村,有您們,有守護天使,有很多很多義工,有很多很多香港、美國的哥哥姐姐,我是一個幸運的孩子。

因為有您們,我有著不同的人生。我不知道如果沒有遇到您們,我現在是怎樣一個人?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真的越長大、越感觸,您們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兒童村教會了我太多做人的道理,也感染著我去幫助別人。您們是我人生中的導師,我想您們了,好感謝您們!

有時候我挺愧疚的,週年慶、節假日都沒回去看看,我其實每次都想回去,但就是每次都感覺不知道怎麼去面對您們,不知道怎麼去表達,我總覺得自己不夠優秀,不知道該如何去報答,我當然也知道您們不是要我多優秀,也不是要我去報答什麼,只是要我們都過得好,健健康康的就行。

道理我都懂,您們的心意我也懂,但就是因為知道您們不求回報,我才更不懂怎麼去感謝您們,真的好想您們了!希望您們別怪我,也別覺得我忘了您們,您們都放在我的心裡了,我會去和我親近的人,分享我在兒童村的日子。

我經常想念您們,我會去QQ群裡,找我們合唱的《我們的家》,我會一遍又一遍的單曲循環,我其實好多次想給您們寫信,想去聯繫您們,想告訴您們我的近況,但是每次都不懂怎麼去表達,不知道該怎麼去踏出這一步。

我覺得這份感謝,真的太大太沉重了,不是這些字能表達的,我每次寫了又刪,刪了又寫。就是好想您們,好想兒童村,感謝您們!希望兒童村越來越好,希望兒童村的每一位家長、孩子、朋友,都越來越好,希望幫助兒童村的每一位,都健康快樂!

您們好久不見的孩子:嘉麗

2020年5月23日」

有道「近鄉情怯」,心裡盛載著對兒童村滿滿的思念,又不知如何流露感情,大概就是嘉麗「思鄉情怯」的表現吧!我們會讓她知道,兒童村永遠是她的家。

角聲華恩的四個中國兒童村,如今撫養著400個特困兒童,若您願意幫助他們健康地成長,善款支票抬頭請寫:「華恩基金會有限公司」或「Gratia Foundation Limited」,並註明「中國兒童村事工」,逕寄:華恩基金會,香港沙田火炭坳背灣街2-21號威力工業中心九樓V室。如您想成為守護天使,長期助養孩子,請填妥以下表格,同時寄來。願上帝賜福與您!

%--------------------------------------------------------

中國兒童事工回應表

姓名:(英)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____________

地址: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電話:(C)_______________ (O/H)________________

電郵: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請在適合的□內加上ü:

□我願意成為「守護天使」,每月奉獻US$35.00(折合港幣約273元),長期幫助1位小孩。  奉獻從2020年____月至_______年____月。

□我願意一次性支持「角聲中國兒童事工」,現奉獻US/HK $__________。

□我對「中國兒童事工」有興趣,願意進一步瞭解,請與我聯絡。

 

憂鬱單親母子待援

祖籍廣東台山的小蘭是一個單親媽媽。20歲時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可是兒子兩歲時,有一次進食花生時出意外,導致呼吸困難,影響了腦部正常發育,造成智障,丈夫亦因此離開他們母子。小蘭很懊悔、很自責,認為是自己不小心,連累愛子一生殘障。小蘭努力工作做車衣女工,去養活自己和兒子。為了兒子和尋求更美好的生活,小蘭在親友介紹下,嫁給美籍華人。2005年10月,她與兒子獲得綠卡來美,做過餐館侍應、衣廠車衣等工作。後來因衣廠訂單少,開工不足而離開衣廠。之後小蘭接受培訓當上護理,上門服侍老人。

來美後,小蘭夫妻生活並不和諧,因為照顧兒子、家庭和工作,丈夫不能理解,實在對小蘭太大壓力。結果,丈夫亦因此離開他們母子。如此,小蘭漸漸患上憂鬱症。為了養家,小蘭仍需要工作,無法兼顧在身邊照顧兒子,兒子被送入住支援家庭(Support Group Home)。小蘭可以定時去探望他。小蘭的理念:「兒子好就是我好。」

由於長期有憂鬱症,小蘭無法做全職工作,一邊服藥,一邊做半職護理維持生活。眾所周知,這幾個月的疫情,人人擔心被感染,而且政府頒發了居家令,人與人之間要保持社交距離。已有憂鬱症的小蘭很恐懼,害怕出門口,更無法前往上門服侍老人,已經三個月沒有工作了。最近還接到消息說她兒子患病了,但在疫情影響下,不允許探訪,令小蘭的憂鬱和焦慮更加重。有人建議她去見心理輔導醫生,心中的苦悶有時得到開解。

小蘭目前沒有工作,已經沒錢交租,食物都是要靠朋友幫助,現時很需要心理上和金錢上的支持,去度過這疫情。在心理輔導醫生的介紹下,小蘭知道有份中文報紙,為新移民排憂解難;於是她願意將自己的遭遇刊登在《號角月報》的「愛心匯點」,期盼愛心人士伸出援手。

親愛的讀者:小蘭目前住在紐約布碌崙。懇請讀者幫補小蘭購買營養品,助她身體康復,早日可以出去工作,脫離經濟困境。善款支票抬頭請寫:基督教角聲佈道團有限公司,並註明「愛心匯點」,在信封上寫「小蘭」,逕寄:基督教角聲佈道團,九龍旺角通菜街1A-1L威達商業大廈八樓801室。謝謝!願上帝賜福予您!

文:編輯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