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的盼望

智慧之窗:困境中的盼望

從前聽過一個稱為「囚徒困境」的悖論,大意是:兩個嫌犯被捕,警察分別審訊;可是兩人犯罪的證據不很充分,只能從輕發落,各坐牢一年。但是若其中一人,甲嫌犯指證另一嫌犯乙犯罪,甲就有功獲釋,乙則坐牢五年;反之若乙指證甲犯罪,亦得釋放,甲則坐牢五年;若二人彼此指證對方,各坐牢三年。甲乙二人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指證自己,若兩人都沉默,都得入獄一年,但是沉默的代價可能是被指證而坐牢五年,指證的好處是可能被釋放,然而若對方也指證,都得入獄三年。當然看來兩人都沉默是共同最好的結局,但是實際上因為人不能信任別人,結果互相指證而各入獄三年(起碼不吃虧)。人真就是這樣的嗎?這「囚徒困境」正是人性的困境。

自從去年年底「新型冠狀病毒」出現於中國武漢一帶以來,不到十個月,全世界已有2600萬人被證實感染,超過86萬人染疫死亡。在病疫蔓延之地,百姓一律禁足在家,什麼時候可以自由如常,遙遙無期。全世界的人都陷入困境之中,什麼是人在這困境中的盼望呢?也許是很快有疫苗出現,能很快製作幾十億人份的藥劑,然後全世界大部分的人都能得到疫苗,並且大部分得到疫苗的人願意注射藥劑;同時在這期間這病毒的RNA(核糖核酸)沒有起太大的突變,也許這疫情在一兩年內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

然而就算這次的疫情能得到控制,並不代表這疫情以後不會捲土重來(因為這病毒的自然宿主不是人而是其他的動物),更不代表其他的、更厲害的病毒不會出現。近年來新病毒層出不窮,比方:發現於2012年的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2009年的H1N1流感,2004年的H5N1禽流感,2002年的SARS非典流感,1980年代出現的愛滋病(AIDS),1976年發現的伊波拉病毒,這些只不過是些代表性的例子,而且都還沒有疫苗可以預防。

這些新病毒的出現,多少都與人類過度侵害自然生態有關;當我們終於解決了這次的困境之後,這類的困境還會不斷出現,我們仍然處在困境之中。至於在醞釀之中的更大的困境,比方全球暖化所帶來的水災、旱災、風災、火災,及併發的糧食危機,社會不穩定所造成的經濟危機或道德危機……等等,都沒有適當的解救方法。什麼才是我們能賴以盼望的出路?

其實我們能盼望的不是一個「什麼」,而總是一位「誰」,因為任何「什麼」都是來自「誰」。我們自己顯然就是這些困境的來源,我們就是那「始作俑者」,把盼望寄託在人類自己身上顯然是不明智的,人類的歷史已經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把盼望寄之於「命運」更是全然消極的,是不負責任的。我們的困境又關「命運」什麼事?

我們若有真實的盼望,這盼望必是「超自然」的,因為在自然界裡沒有什麼「盼望」可言。自然是它所是的,不能是別的,它與我們的盼望無關。

況且盼望總是在將來,而將來是發生在時間的下游。時間有方向嗎?從物理公式來看,時間是沒有方向的(無論時間是「正」的還是「負」的,物理公式都一樣成立)。這概念直到二十世紀中葉方有定論,時間是向「熵增」的方向流去,這是個統計學或然率的看法,時間的下游是物理系統混亂增加的方向,也是能做工的「自由能」減少的方向(能量的總和是守恆的)。比方:少年人的皮膚是平滑的,是有「秩序」的,而老年人的皮膚卻是有許多皺紋的,這些皺紋是混亂的,是個高熵的狀態(換句話說,平滑只有一種平滑的樣子,而滿臉皺紋卻有許多不同的皺法,這就是高熵、高或然率的狀態),所以「老」是在時間的下游。

這不是指人的時間;整個宇宙都在這熱力學第二定律(熵增)的控制下,沒有例外,宇宙的將來都歸於一片死寂(溫死)。自然界是沒有希望的!哲學家羅素早就知道這道理,在他的《自由人的崇拜》中,他生動地描繪出人與宇宙的命運:「人的孕育和成長,希望和恐懼,情愛和信仰,只是一些原子偶然組合的結果。沒有哪一種熱情,哪一種豪氣,哪一種高深的思想和情操,能超越墳墓的拘束……古往今來人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付出,所有的靈感,所有如日中天的才華,都註定要在太陽系的毀滅中滅絕。全人類成就的殿堂,也將無可避免的被埋葬在死寂的宇宙碎塵裡……」。

從無神論的角度,人類只有自己可以靠,但是從人類三千年的歷史及每個人自己的親身經驗,知道人自己不是可靠的(「囚徒困境」就是例子)。在人類文明進步中,人類的患難也隨著增加。舒適的生活條件並不保證快樂的生活(現代人不比從前人更快樂,現在有錢的自己也不見得比從前那窮的自己更快樂)。我們生命中所謂的「美好的舊時光」(good old days)通常不是那段特別有錢的時光,而是那段特別有盼望的時光。所以「窮學生」並不「窮」,他只是沒錢。當一個人有可以做的事,有可以愛的人,有個可以盼望的將來,他就是一個幸福的人。

但是,希望不是人生經驗的產物。人生的過程,其實就是人的希望漸漸失落的過程。蘇格蘭文豪蕭伯納說得好:「人生有兩大悲劇:一是得不到你心愛的東西,另一卻是得到了你心所愛的。」無怪乎尼采會憤世嫉俗地說:「希望是萬惡之源,因為它只徒然增長了人受折磨的苦刑」。

雖是如此,自始至終人類都在希望中活著,希望是人生命的本能。人都知道自己會死,但是人總是希望活下去。人心共有的渴望出於這渴望的對象是存在的;正如人都會想要喝水,就代表世上有水,不然怎麼有這要喝水的本能呢?同樣的,人人都想要活下去,因為有「永生」的存在。聖經說,這是造物主放在人心中的──「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永恆)安置在世人心裡。」(傳道書三章11節)

 文:黃小石作者簡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