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縱橫談(上)

藝術蹤跡:創意縱橫談(上)

曾經有人問筆者:怎樣才可以有源源不絕的創作意念?其實筆者不算是高度創意的人,但都是喜歡創作的,也喜歡不斷尋求新意念的人。在這裡我不敢班門弄斧,也不敢說我已經領略了什麼是創意。我只是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非常願意與讀者交流一下!我並沒有刻意地去翻查創意是什麼東西,也沒有為這個問題而去尋找有關創意的書籍和經典。因為我自己的創意也不是從這些源頭來的,我可以大膽地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和經驗!

什麼是創意

一、創意並不完全是從零開始,創意並不是發明,雖然發明家都是有高度創意的。能夠創作從冇到有,唯有上帝才做到的。上帝是自有永有,從一本做出萬族來。上帝才是創造者,人類的所謂創造都是基於已有的東西再演變出來的二次創作。

二、創意是必須有其獨特性,亦離不開是有個性;缺乏個性的總不會稱為創意!太多不同人的意念商議和爭取共識後的東西,通常都不是有個性的物體。很多著名的和獨特的創意建築物都是從一位創意建築師設計出來的,團隊式的建築設計很難看出它的獨特性來,也許有一些商業設計是需要考慮眾人的利益以致失去創意!

三、創意就是與別不同,是傳統的叛逆;是打破常規的。創意是沒有既定方程式,有公式計算出來的是計算結果,等於在實驗室裡重複驗證後得出的答案。這些是科學,是一種從人的力量累積起來的成果,你可以說是另類的創意;但總就是缺乏了個性。

四、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說:我可以跟藝術家一樣,自由揮灑我的想像力。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知識是有限的,想像力卻可以囊括整個世界。I am enough of an artist to draw freely upon my imagination. Imagina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 Knowledge is limited. Imagination encircles the world. 創意就是先從想像力出發,沒有想像創意就不能𧗠生出來。既然是想像,在想像中可以是逆向思維;甚至天馬行空。是可以憑藉很多直覺和個人的思考意向作主導,可以是沒有邏輯的,超現實的和沒有情理的。因為這樣一般人想像不到的東西,就成為與別不同和別具一格了。

能夠發展創意的土壤

一、很多創作人極其渴望萬馬奔騰,洶湧而至的靈感!對於基督徒藝術家來說創作的源頭必然是從上帝而來的,我們常連結於上帝衪必啟示我們更多的創意,豐富至令我們無處可容!

二、對我來說,最理想的創作時刻就是早上剛起床後2至3小時之間。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精神狀態,人的腦子會比較清醒。我有很多新意念都是在這些時刻中衍生出來,包括在吃早餐和淋浴期間,就顯得更加豐富和滿溢。

三、創意是需要即時記錄的,我就是試過在忙亂中或被騷擾中痛失了在腦中已發展成熟後的創意,所以當我正在醞釀新意念的時刻,就是手機不離,來隨時作記錄呢!

四、習慣深度思考其創意更顯得多元化和廣闊,創意不會是無的放矢。成熟的創意能夠付諸實行,把創意實踐出來都是需要仔細考量的;否則就顯得虛浮和站立不穩。人的思想空間都有限度,太多零碎和雜亂的訊息只會令人煩惱不能集中思考。所以我非常討厭電視台的所謂綜合節目和廣告時段!如果太習慣在電視機旁,我們的創意腦子便容易被轟炸遍體鱗傷。

五、創作人是需要高度獨立的私人空間,這不同於把他關在一個密室中;而是讓他不受外界騷擾來集中創作。安靜和寬敞的境界可強化人的視野 !

結語

有創意的人並不一定是藝術家,同樣有一些自稱為藝術家的人並不等如有創意呢!我沒有研讀社會學和心理學等等的艱澀學問,但我常遇到有高度創意的人大致有以下的特質。

1,性格良好的

2,心地善良的

3、喜歡幫助別人的

4、樂觀隨和的

我相信創意是可以慢慢培養出來的,就是建立良好的性格;保持健康的性情。生活飲食有序,又可配合大自然的規律生活,經常精神開朗。持續的創意絕對不是啃著煙頭,通宵達旦度出來的。當然作為基督的門徒就要多親近上帝;讓衪的靈和美善融匯於我們的性情中,我們的創意就如上帝用油膏了我們的頭,使我們福杯滿溢了。

(下一期跟大家說如何實踐創意。)

藝術品欣賞

藝術家 : 程英斌 (台灣)

題目:2020世紀之殤

媒體:油畫 162x112cm

藝術家 : 程英斌 (台灣)

題目:難民與愛

媒體:油畫 162x112cm

藝術家 : 程英斌 (台灣)

題目:天堂敬拜

媒體:油畫 162x120cm

藝術家 : 程英斌 (台灣)

題目:在基督裡翻轉造就

媒體:油畫 162x120cm

藝術家 : 程英斌 (台灣)

題目:在基督裡翻轉造就

媒體:油畫 162x120cm

作品描述:

我是基督徒,當以彰顯上帝的愛為榮。我採用的「新巴洛克主義」的概念,也就基於古代的巴洛克藝術,原本便是要榮耀上帝,及建造出可想像的天堂,所以我也就秉持這個信念來創作「聖像藝術」。

「新巴洛克主義」是我所發展的藝術信念,除了上述有著「藝術形上學」的基礎之外,最重要的創作意義,是採用——多人的動態來表現故事意義。而這個「人物動態性」,也就是古代巴洛克藝術的主義特徵,並且,人物的動態也不只是人們的常態,而是在表現人們的「靈」,因而人物的動態就可以「飛天」,而與上帝互動。我的人物大都採「裸體」呈現,其意義也就在此「靈」這個概念,因為上帝初造亞當與夏娃時,便是裸體,那就是每個人出生也都是裸體,人死後回歸天堂的靈,當然也是裸體。有了上述的概念,所以我的藝術也就不拘泥於人世間,而是在描述人最重要的意義,就是——與上帝同在,人們要不斷向上帝探求與歸向。

柏拉圖談「理念」與「感官世界」的相對關係,認為「感官世界」是「理念」的抄本,因而「理念」中有的,人們也才會「看見」,否則也會視而不見。藝術也是如此的,我的藝術也在表現這個「藝術哲學」。當我在創作《2020世紀之殤》時,我想到「挪亞方舟」的故事;當我創作《難民與愛》時,我故事背景是上帝對人們的「愛」。對於上帝的愛,基督徒以「敬拜」來歌頌,於是我創作了《天堂敬拜》;基督徒「因信稱義」,我見證基督徒將因此「靈命更新」,於是我創作了《在基督裡翻轉造就》。對於人們在世上種種的作為,有一天將被審判,這是基於「啟示錄」,於是我創作了《最後的審判》。我自從藝術創作以來,均秉持著「藝術形上學」的信念,讓藝術的理念與神學交流而產生啟發,於是就能增進藝術家的眼界,而創作ㄧ般人無法呈現的想像與創見。這是神在基督徒的恩典,我以此見證。

 

文:周文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