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窗:假戲真做

假戲真做

1967年康乃爾大學物理系以「美國需用特殊人才」為由,替我成功申請到美國長期居留的「綠卡」,同年秋天與我台大同班同學結婚,1969年春天完成博士學位,旋即放棄「貝爾實驗室」的邀請,應聘到新澤西州的州立大學 ─ 若歌大學(Rutgers Univ)物理系任教。次年得子,年屆而立,那正是躊躇滿志春風得意的時候。

1970年有一位從台灣來若歌進修數學的研究生,也是位基督徒,加入了查經班的行列,一同服事主。這位同學是個聰明能幹的人,熟讀聖經,凡事都相當有見地,唯獨與我相處得不很好,不大「買我的帳」,我也常以此為忤,心中不能釋然。

意見不合

有次一起查經的時候,不知為了哪節經文的解釋,兩人竟意見不合,起了一些爭議。我們的年紀雖然差不多,但是我總覺得他理應尊重我這個做教授的,但他卻一味地據理力爭,一步不讓,使得我很下不了台,就說了他兩句,提醒他當有禮貌,於是兩人不歡而散。

回家後心中不能釋然,知道自己做得不美,也做得不對,實在不像一個基督徒。但是我又覺得委屈,被一個學生當眾指責我不對,其實不是我不對,而是他沒聽懂,我的論點其實是很高明的。可是心中卻起了一個壓抑不下的意念:「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馬太福音五章44節)。我愈想愈不是滋味,他即使不是我的「仇敵」,起碼也是一個逼迫我的對頭,要我去愛我的對頭?談何容易!可是這段經文揮之不去,於是我便與主理論說:「主啊!我知道祢要我去愛我的仇敵,但是他既是仇敵,就是不可愛的人,這本來就是「仇敵」的定義;主啊!我又知道祢最不喜悅人「假冒偽善」,我心中不能愛我的仇敵,若假裝愛他,又假惺惺地為他禱告,有口無心,一定更得罪祢了。所以兩件罪中我只好選那件比較小的罪,就由我不去愛我的仇敵吧!沒有去做那該做的,總比做那不該做的好些吧!」

弟兄和好

可是無論我怎麼理論,主都不放過我,一直催逼我去向這位得罪我的學生道歉。到了次日 星期六,又想起聖經說:「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馬太福音五章23-24節),我知道「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意思,就是敬拜上帝的意思,在聖經中奉獻與敬拜總是不分開的。想起明天要做禮拜,主的吩咐是清楚的,即使是我沒有向弟兄懷怨,而是我的弟兄向我懷怨,責任還是我的。心中帶著一千個不情願,覺得還是去和他和解罷!唯一能和解的辦法就是我先向他道歉了。

我從通訊錄中找到了他的地址,原來他住在「道格拉斯學院」附近的一群公寓中,於是開車往紐布朗斯威克的城裡去找他。那時紐布朗斯威克的治安很不好 (若歌大學於1766年立校,是美國第八所最古老的大學,所在的紐布朗斯克城也是一個沒落的老城。那時該城的犯罪率,在北美小城中排行第二高!今非昔比),當我找到他的住處(一座很破舊的三層樓的公寓),他住在最上層房間,我順勢推門進去,公寓中散出一股淡淡的垃圾味道,這是個依稀熟悉的味道 (我當年在伊色佳唸書的時候,為了省錢,也曾住在一個很舊的公寓頂層,上面又熱又不通風,有時就會飄出這種味道),想起當年我也像他一樣,沒有車子,常常一個人待在自己的小房間中讀書,什麼時候有過什麼人來探望我?一面走著,一面回想起自己幾年前做學生時的光景,對他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他已不再是我的對頭了,他是我的學生。

我敲敲他的房門,他開門看見是我,一眼就看出我為什麼來找他。於是兩人擁抱,互相道歉,重新和好。這時,我發現一件事:我原來是抱著一種不情願的責任感來道歉的,我所擔心的是:我只有外表的行動,而沒有內裡的誠實。愛,是假裝不來的,人怎麼能去愛他的仇敵呢?後來我知道,上帝既然定規要人這麼去做,祂也必為順服祂旨意的人開一條新路,當這人去做的時候,他的心就先被上帝的靈改變了。

次日是主日,高高興興地去教會做禮拜,心中充滿了感恩,對主的話語有了一種新的體會。神要我們去做的事,是的確可以做得到的。神對西元前八世紀的先知何西阿啟示說:「我喜愛良善,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神,勝於燔祭」(何西阿書六章6節)。對外表的敬虔神是不買帳的。

彼此相愛

誰是認識神的人呢?聖經說:「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約翰一書四章7-8節)有愛心的就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所以從邏輯上講,「有愛心」與「認識神」是互為因果的「充分必要條件」。

人對上帝旨意的明瞭,是出於人對祂話語的順服,耶穌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約翰福音十四章21節)我們若要真的認識基督,就得從遵行祂的話入門,因為祂本來就是上帝的「道」,「道成肉身」正是指著基督耶穌而言的。我們若把上帝的話當作是真的,照著去行,就會發現祂的話實在是真的。我們若相信上帝的話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們也必就畫地自限,停留在「老我」的經驗中。奧古斯丁說得好:「我相信,為了要知道」。一切實存的真象,至終都是在人信心的眼中看見的。

 

文:黃小石作者簡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