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鄭黎明:一生最感恩有上帝

胡鄭黎明:我一生人最感恩有上帝

胡太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感恩」。

“神給我豐豐滿滿,一無所缺,我感恩!
老伴走了,我傷心難過,六年後放低,感恩喇!
到我這個年紀,食得落,感恩啊!”

七代基督徒

在胡鄭黎明的家族裡有七代基督徒,「我太太公、太公、爺爺、爸爸、我自己、女兒和孫仔孫女,一共七代都是信耶穌的。」胡太的太太公於外國宣教士到梅縣大埔時,當宣教士的下人,福音自此進入她的家門。「那個宣教士是醫生,所以我太太公也成了赤足醫生,太太公死時還留下福來安藥房給我的太公,然後再傳給阿爺,這全是恩典。」

回首過去,胡太數算恩典時不忘說,媽媽是由宋尚節洗禮的,「我阿媽信主也是很奇妙,她原本是佛教徒,曾經割股,即是割下自己的肉來為母親醫病,也是守長齋,但媽媽去到上海醫學院讀書時認識了我的父親,他們後來拍拖,而媽媽被爸爸說服了上教會,媽媽聽了宋尚節的佈道會覺得很吸引,當宋尚節呼召,媽媽便決志。」

她與媽媽感情要好,也非常尊敬母親。

逆境也感恩

在順境的時候,感恩不難,但是,在逆境的時候,還感恩?「大陸出來時我也曾吃過苦頭。說來也很奇,因為我四兄弟姊妹,媽媽替我們四個申請來港,結果只有我一個成功,當時我剛入醫學院一個月,離開的確是有點浪費,但媽媽很果斷,叫我一定要走。」為了養家,她去當護士,「我去過養和及佛教醫院做,也曾經做過接線生,每個月寄錢返大陸,接濟內地的家人。」她隨著年紀和閱歷,感恩天父一直看顧和保守。

然而,丈夫離世,令她頓失倚靠,「老伴在2011年走了,但感恩女兒和女婿都很孝順,著我搬往她們家附近住。但我一向住在灣仔的舊樓,我捨不得搬,但女兒說:『媽!你一個人在灣仔,我們在海怡,萬一有事我們怎樣趕過來呢?』女兒勸說『老來從子啊』。」胡太被女兒打動,「我惟有頂硬上!正如上帝說夫妻是一體的,老伴走了我很傷心,我用了六年時間才放低。」

「我放不低,很掛住老伴,但非常感恩,有吉中鳴牧師的母親開解我,與我同哭,師母說她自己也沒有老伴,所以很了解我的心情。」再加上在她最困難和哀痛的時候,教會會友國安的安慰,像是上帝所差派來的天使。

她與丈夫感情深厚

她回憶説:「我返了灣仔循道衛理堂四十八年,初時搬去海怡,返那兒的浸信教會,很不習慣,再加上老伴走了,我唔開心,女婿叫我去海怡的查經班,我無理會。我堅持去灣仔循道做崇拜,但女婿再三勸我參加海怡的查經班,我覺得不好意思,便敷衍說有時間便去,誰知一去到看,原來只有四個人參加。」然而小組查經班卻讓胡太靈命成長。

胡太自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耶穌基督是那般合情合理的成了她的信仰,她指,「感謝吉兆頎師母讓我對聖經知識有增長和得益,師母著我在難過的時候,揭開聖經,看完心裡有話就跟天父說,或者記下來。」她隨隨翻開多年來寫下的讀經扎記。

身為家中第五代基督徒的胡太,對傳福音抱有熱誠,「七年結了七個果子,只要對方願意聽,我就會傳,如果有回應已經感恩!」此外,她也積極傳承信仰,現在身為第六代基督徒的女兒也委身於福音工作。

她常為孫仔孫女祈禱,希望他們愛人,不要辜負基督徒的身份。

跟神討價還價

信主多年的胡太笑說自己夠膽跟神討價還價,「我的好處是死抓住神不放,一年、兩年、三年不住祈禱,我不信祂不聽,即如以色列經歷苦難求告神,神為何不顧念、不回應?只是未是時候,人在軟弱的時候,神回應給你就是祂大能的顯現。」

即如胡太的孫女,最初對醫科不感到興趣,但是胡太鍥而不捨地禱告,「在孫女讀中二時,我問她有沒有考慮讀醫?她說沒有,我的心冷了一截。我繼續祈禱,跟神說,我想孫女完成當醫生的志願。及至孫女中四分科,我又問她有沒有考慮讀醫?孫女依然說沒有,我又繼續祈禱。及至中五,我再問她有沒有考慮讀醫?她今次答:『我去英國讀。』我問她去英國讀醫嗎?孫女只笑而不答,到孫女讀中六,我再問她,她答道,『如果成績好她會考慮』,於是我跟上帝說終於有回應了!」就在放榜當天,孫女終於應承報讀大學醫學院。「我感恩,眨眼孫女還有兩年就醫科畢業了。」

此外,胡太感恩神給她一個安樂窩,「當海怡的兩年租約差不多完的時候,我又想搬回灣仔,女兒說『媽媽妳不用多想,妳不可以離開我,我得一個媽,妳得一個女,爸爸走了,妳還不合作。』但我說要我留下來就不要再租樓要買樓,誰知阿女一口答應。」

胡太把買樓的事交託給神,「我跟神說,神啊!我想返灣仔住,但女兒不想我搬,我真的不知道怎樣好,若神的旨意是不讓我搬的話,請祢給我一層樓。雀仔也有窩,我唔信我沒有。結果海怡有層樓開價六百九十二萬,業主說不可議價,不可以睇樓。我心想業主不准睇樓,難道層樓有問題?但阿女有很強的信心,跟我說一起為這事祈禱。業主給予我們三日時間考慮,我們祈禱,祈完禱心裡感到平安,結果不用等到第三天,我們便去落訂,隔了四個月收樓,裝修完全對辦又無漏水,這個地方是神給我的,非常感恩!」

經歷生死

她還數算第三個感恩事項,「八年前,我半夜肚子不適,上洗手間出了很多血,心想痔瘡?於是不加理會,但一個鐘後又是這樣,第三次如是,當時我72歲,於是叫傭人送我去醫院。到了醫院依然出血,那時雙腳開始軟,但又唔驚,還曉得祈禱,『我不知道甚麼事,我交給祢,如果可以醫,請祢醫治,若不行,就讓我返天家』。當時的我很潚灑,後來隔離床的病友告訴我,多得三個醫生幫我急救。」感恩上帝醫治,直至近來她又入院。

「因薄血藥的問題,我又出血,阿女今次也被嚇壞,我的心臟曾一度停了,我只跟阿女說,阿媽好辛苦,交託給上帝,便暈了。之後醒來,去到醫院又無事,上到病房,但因疫情親人也不許探望,於是我問醫生可否出院?醫生回應說如果血色素達標才可以出去,所以我祈禱求神讓我的血色素達標,結果等到第二天下午五時,醫生來巡房就讓我出院。」她不住感恩。

胡太沒有掛累,感恩天父豐豐足足的供應和保守。

「我經常跟姊妹說,不要驚,最重要是有信心,抓住上帝就沒有錯!人人都驚死,當我祈禱,便得著平安。人有生必有死,這是罪的代價,只希望乾乾淨淨去見上帝。我也不擔保自己犯錯得罪祂,所以我每天求天父:『赦免我的罪。』我記得有一次跟朋友嗌交發誓,我即刻醒悟,怎可以指著天發誓,於是我即刻跟神說:『對不起,我做錯了!』學習敬畏神是我們一輩子學習的功課。

胡太心中充滿感恩之情,回望多年來主的看顧,她除了感恩就是感恩,上帝的恩典數算不盡!

文:愛倫圖:部份由受訪者提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