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偉賢:逆境中的幫助

蔡偉賢:逆境中意想不到的幫助

從一無所缺到一無所有,從事金融行業的蔡偉賢(William),經歷過香港大時代的高低起跌,成為一生最大的轉捩點。

蔡偉賢大學畢業後,事業可謂一帆風順,與從事銀行業的妻子結婚,組織幸福小家庭,有自己的安樂窩,蔡太形容當時的境況是「要什麼有什麼」,「我們結婚後很快就買樓,第二年我就懷孕,他是潮州人,很想第一個生仔,結果真的是兒子,幾年後他家人想有多個女,我再生的真是女孩,可說是有樓有樓,有仔有仔,他工作的職位又高,人工又好,人生好順暢……」

感恩,新年一家人聚在一起! 

從高處跌下

上世紀九十年代,香港經濟高速增長,股市不斷上升,蔡偉賢亦由銀行轉做更高收入的基金經理,在本港一所上市大企業旗下的基金公司任職董事,負責數以十億計的基金投資項目,事業攀上高峰,「有次銀行舊同事聚會,見到我的董事職銜名片,都會嘩然,覺得我做到好高級。」周圍都是艷羨的目光,而蔡太亦因此可以辭去銀行的職務,專心教育子女,雖然一家人的經濟負擔都落在蔡偉賢身上,但當時他一點也不覺得有壓力和問題,儼如一家之主。

誰不知一個九七金融風暴,改變了他擁有的一切。

金融風暴引發公司管理層出現大改動,蔡偉賢被迫離職,「我在1999年1月1日正式失業,因為再沒收入供樓,惟有把樓賣掉,我還清楚記得在1998年12月24日平安夜當日簽約賣樓,之後一個月,望著那個全海景單位,感到好淒涼,因為一個月後就不再屬於我了。」信主多年的他,心有不甘,質問神為什麼這事要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是教會執事會主席,十一奉獻沒有停過,子女都有返教會,我在公司裡有賺錢的,為什麼是我被裁?我真的很難受,減一半人工都找不到工作,信心完全崩潰。」

「什麼也要從頭開始,由無到有就好,由有到無就好艱難。當初我以為自己很強,但找了一年都找不到工作,覺得自己沒有用,這是對男人最大的打擊。」

丈夫的苦情,蔡太看在眼裡。她說,那段日子最難受是賣樓,「大屋搬細屋,要掉很多東西啊,不停掉,有很多東西不捨得但都要放棄。」又說當時沒有把丈夫失業的事告訴雙方家人,免得老人家擔心,只推說經濟不好所以搬去細單位。她說丈夫當時每天都會出門「扮返工」,以挽回失去的尊嚴,「事後我才知道他做過推銷員,企街賣清潔用品,但詳情他從來沒講,也不輕易向人講,回家後大家都故意避談這些事,不想觸動他的傷痛。」

他和太太參加CBMC 2018 在英國貝爾法斯特的世界大會。後面的彩虹好像神跟他們說,人生風雨無可避免,但雨後必見彩虹。

黑暗中的曙光

經濟支柱崩塌,維持家庭開支的責任,便落在蔡太身上,她說:「神有祝福!」原來,搬屋前蔡太曾加入了一間教育機構做補習老師,原意是想學習如何教好自己一對子女,間中兼收學生,但人數不算多,只當業餘性質;搬屋後她開始正式收生,高峰時收了五十個學生,有些還是慕名而來,收入足以維持家庭生計,還可以向奶奶及母親給家用呢。蔡太說自己當時是邊教邊學,結果一教就是二十年,兩年前才退下來,她笑說,若不是丈夫的改變,她也不會走這條教育之路。

蔡偉賢也說,全靠太太才可以度過那年的逆境,內心充滿感恩,也有愧疚,「我一直以為自己才是一家之主,看不起太太,神藉著今次經歷教訓我,教我重新重視與太太和子女關係。失業那年,全靠她扛起家庭的經濟開支,我很佩服她,我承認在家庭見證上,仍然做得不夠好,但神給我機會去努力。」

失業後一年,蔡偉賢終可重返基金管理行業,與前任老闆共同開了一間公司,繼續做基金投資工作,雖然基金規模比從前的公司小了一大截,但他亦安然接受,「當時很難找工,我們組成二人公司,掛了個基金經理牌照,就由打工變做老闆,但什麼都要一腳踢,增加了很多磨練,亦重新有收入,當時覺得這像天上降下的嗎哪。」

公司的表現慢慢走上軌道,加上經濟逐漸復甦,基金經理的牌照價值也水漲船高。2014年,二人把公司賣掉,希望有更多時間服事職場,蔡偉賢更運用其資金管理經驗,協助客戶及朋友開設基金公司,自己也繼續做基金經理,「這是信心建立的過程,不是突然間由零變一,而是每次加少少,又行多少少。」

夫婦倆同心同行

警醒時刻

服事神的機會也出現了,身兼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CBMC)香港區理事長的蔡偉賢,早期曾參加香港工商基督徒協會的聚會,最初純粹是因為希望獲得更多生意機會而來,但後來透過一次特別的查經得到亮光,改變了心態,相信在家庭和職場做好見證十分重要。

近年他重返協會,投入當中的事務,心中有負擔,認為有需要做好職場宣教的工作,「從商的人有種特質,都是喜歡向外發展的。基督徒商人可以帶兩頂帽,去不同的地方做福音工作,我們不一定要開好大的佈道會,但可藉著商業的發展機會進入亞洲不同的地方。」

目前亞洲以至全球正面對新冠肺炎的沉重打擊,情況就像他當年遇上金融風暴一樣,打工仔隨時會遇上失業的艱難日子,「未來幾年都會很艱難,但我可以對人講,我都試過失業,跌過落海,以過來人身份陪伴他們同行。」

「這次疫情,神要我們警醒,因為耶穌回來的日子很近,再不做事,就像五個瞌睡的童女般下場。CBMC總會在1930年成立,當時美國同樣經歷金融風暴,很多公司結業,一群失業的商人基督徒走在一起,一齊祈禱、查經,彼此建立信心。香港現時面對同樣境況,同樣要有一班人出來,釋放更多的正能量,告訴別人我們有平安,因為神會保守。」

文:黎明輝(本報記者)/圖:受訪者提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