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同在一起時

智慧之窗:當我們同在一起時

當今新冠疫情蔓延,政府定規,在公共場所人人都當戴口罩,並頒發「社交隔離」措施,人與人相隔距­­­離,至少需要6呎,以減少病毒傳播機會,這卻也對沙特名著《沒有出路》中所說的「他人即地獄」,做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註解。

在這半年多的隔離期間,不禁叫我想起小時愛唱的一首兒歌–《當我們同在一起時》,歌詞簡潔,曲調繞樑,標準兒歌:

當我們同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當我們同在一起 其快樂無比
你對著我笑嘻嘻 我對著你笑哈哈
當我們同在一起 其快樂無比

後來才知道這兒歌原基於一首十八世紀的德國民謠,《O Du Lieber Augustin》(噢!親愛的奧古斯丁)改編而得的。原來在十七世紀歐洲,有位住在維也納城街頭的音樂家,他是一位風笛手,名叫奧古斯丁,活在歐洲「黑死病」瘟疫時期,後來家破人亡,成了一個落魄孤魂。這民謠原意為:「噢!親愛的奧古斯丁,奧古斯丁,奧古斯丁;噢!親愛的奧古斯丁,一切都沒影……」第二段說道這親愛的奧古斯丁,「錢沒了影,老婆也沒了影,一切都沒了影」。這奧古斯丁也許他也在想著他與人同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呢,所以這翻譯的兒歌雖然與原意不合,但是也頗得著這民謠的精神。而此時此景,不得不想起什麼時候我們才可以沒有阻隔地又在一起了呢?我們為什麼那麼嚮往能同在一起的時光呢?離群索居總不是長久之計。

十八世紀英國詩人約翰敦寫了一首很有名的詩,叫《沒有人是孤島》,美國文豪海明威曾以其中一句話, 「喪鐘為誰而鳴」,作為他一部小說的書名,《戰地鐘聲》,卻說出我們人與人的彼此相依的關係。從起初上帝創造人時說道:「哪人獨居不好」(創世記二章18節),人就需要伴侶,然而這新冠疫情卻硬是把人與人拉開,我們都本能地希望早些恢復以前的「正常」生活。

《魯濱遜漂流記》是英國十八世紀一部有名的小說,讓在當時是中學生的我極為著迷。書中敘述一位遭遇海難在大西洋中一座荒島上逃生的船客,魯濱遜·克魯索,歷經二十五年獨居後,在荒島上拯救了一個食人族的俘虜,由於當天是星期五,因而給該土人取名為「星期五」。此後他開始在島上以「總督」自居,成為荒島的「統治者」。要是沒有其他的人,魯濱遜單獨一人是無法定位的。我們是誰,是需要在與他人的關係中找到的。同樣的,一部在2000年二十世紀福斯影業發行《浩劫重生》(Cast Away),由明演員湯姆·漢克斯所扮演的男主角查克·諾蘭德,因空難流落南太平洋的孤島,他雖是能夠生存,但是寂寞得直想自殺。後來找到一個威爾森牌子的排球,查克在球上畫了一張人臉,並取名為「威爾森」,四年來他常與這位威爾森講話,形影不離。

人,需要別的人。美國猶裔女明星芭芭拉·史翠珊名曲叫作「人們」(People),她唱道:「人們,需要別的人,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我們若是怕死,也許我們所怕的不是一個不知道的未來。死亡的可怕,正是因為在死亡的過程中,人落入了一個全然孤獨的情況。這也是為什麼聖經詩篇二十三篇中的:「我雖然行過死陰的幽谷,也不怕招害,因為祢與我同在」是能如此地安慰人。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又能「同在一起」了呢?我想當有效的疫苗出現時,並能大量的供應全世界近八十億人們的需求,(這將是件不簡單而且昂貴的事),又如果大多數人都願意接受疫苗的話,(根據目前的統計,美國人接受疫苗的比例,不到三分之二),疫情也許可以有效地控制了。不過另外一個麻煩的問題是,這新冠病毒的原先宿主不是人類,而可能是蝙蝠(或其他的生物),所以我們不可能將其從世上完全消除。在目前的疫情過後,這新冠病毒還是可以經過突變,而再度侵害人類。目前美國具有相當權威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已經發現,病毒基因中有一種稱為D614G的突變,使得新冠病毒傳染力增強(好在並不更致命),而且這現象在德州休斯頓市已經被證實。故此看來我們很可能還得要與這病毒周旋許多年。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呢?能夠恢復「正常」嗎?據統計,目前在美國有63%的人「居家辦公」,比在疫情以前多了近10倍左右。而住在紐約市的居民,在三月和四月兩個月裡搬出去居住有420,000人,並有許多人在郊區買屋置產,一時造成供不應求的狀況,看來他們是不打算搬回來了。城中著名的百老匯、音樂廳、五星級的餐飲業、豪華的酒店、商場、球場……都已暫停(或減少)營業,連教會也都停止實體聚會,社會型態正在急速地改變。將來恢復的「常態」,又將會是什麼光景呢?我們想要恢復疫情之前的常態,可能性其實很小,我們所當做的,是好好利用這「暫停」的時刻,好好預備自己擁抱一個全新的將來。

在許多人不能上班實體工作的時候,人工智慧(AI)與虛擬模型就更有需要迅速地發展,以便代替人工。這本是不可避免單向的趨勢,只是現在許多人被迫在網上作業、買賣及溝通等,加速了AI的發展。我們不知道將來的社會將來會是如何,但是我們可以肯定的,就是與過去必是很不同的。許多熟悉並極有傳統的機構,比方零售、交通、學校、醫療及教會等,都得暫時停止傳統作業方式,強迫他們學習使用過去從來都不曾使用過的方式來操作。這「暫停」的時刻,正是上帝所賜的格外恩典,給人有些時間反思、籌劃、學習及預備步入一個嶄新的紀元。

第四次工業革命,也就是所謂「智能革命」,藉著新冠疫情悄悄的揭幕了。

文:黃小石作者簡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