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賢小傳:聖方濟各(五)

聖方濟各(五)

今天很多基督徒都喜歡倡議整全使命,堂會除了要關注自身的成長外,應該同時關注本地社會的弱勢社群,也要關心海外宣教。中世紀的教會沒有整全使命的口號,卻已經有整全使命的實踐。上一回我們談到聖方濟各和他設立的修會如何服侍當時城鎮中的貧窮人,今次我們要談論聖方濟各的海外宣教。

對中世紀的人來說,伊斯蘭教是來自撒旦的工作,是教會的敵人。他們對伊斯蘭信仰和文化的認識有限,往往對穆斯林有負面的形像,認為穆斯林多恨惡基督教。他們認為穆斯林能改信耶穌是一個莫大的神蹟,信徒往伊斯蘭國土宣教是一個九死一生之旅。聖方濟各是個喜歡迎戰而上的人,就定意要向當時的伊斯蘭國王傳福音。那個年代,西歐和伊斯蘭帝國的交流非常有限。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有第五次十字軍東征之戰,一般人不會冒生命危險到敵方土地。有少數的商船會在地中海中作海上貿易,這類的商人都不願意帶宣教士在船上,免得他們與穆斯林的關係受到破壞。

幾經失敗後,方濟各終於在他成為修士後的第十三年,步行到達敘利亞,被伊斯蘭士兵逮捕,這也是方濟各的心願。方濟各輾轉地被帶到當時在埃及開羅的蘇丹(伊斯蘭帝國的尊號)面前。根據他的傳記,當蘇丹看到他的熱誠和勇氣,就邀請方濟各作他的客人留下一段日子,方濟各對蘇丹說:「如果你和你的子民願意歸信基督,為著基督的愛我樂意留下來。但如果你不願意信耶穌和放棄穆罕默德的律法,請你叫人燃點一個大火,我會和你們的祭司一起走過火焰,你就會看到那一個信仰是更神聖和可靠的。」據說當方濟各這樣說時,庭上的伊斯蘭祭司立刻靜悄悄地走了。跟著方濟各就自願單獨行過火焰,但蘇丹為了避免引起宗教爭議,拒絕接受挑戰,卻待方濟各為上賓。方濟各見宣教之門已關閉,就回家去。

方濟各帶著殉道之心去找蘇丹,他的熱誠和勇氣都是可嘉的,但那份不顧一切的衝動則不是我們會推崇的。上主沒有讓他走過火焰,也許是對方濟各的一種提醒:匹夫之勇不是上主所嘉許的,珍惜生命也是一種美德。方濟各回到意大利,繼續有幾年時間建立他的兄弟。

上主選擇用另一種方法讓方濟各跟隨耶穌的十架路。方濟各離世前的第二年,有一次在意大利的Mount La Verna山上禱告時,他看到一個撒拉弗(一種有三對翼的天使)從天而降,當撒拉弗飛近他時,方濟各看到撒拉弗身前有一個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方濟各心中立即充滿喜樂和憂傷:他為見到異象而喜樂,為體會到耶穌在十架上的痛苦而憂傷。

見到這異象後,方濟各身上出現了彷似被釘十架的傷痕:他的手掌和腳掌出現了一口釘形狀的腫瘤,硬如一口釘,他的肋旁也出現了不會痊愈的傷痕。對方濟各和中世紀的人來說,這些聖傷痕代表了方濟各在愛中與耶穌的緊密聯合,以致他身上能帶著耶穌身上曾有的傷痕。今天的人難以解釋這些聖傷痕的本質,它們是否一種特殊癌症的徵狀?是否他不久離世的原因?無論如何,上主似乎聆聽了方濟各的禱告,讓他能嘗到一點耶穌所經歷的痛苦;方濟各謙卑地接受了這肉體上的痛苦和恥辱的記號,是另一種形式的殉道。

總結方濟各的一生,他對上主和對人的愛心都是叫人驚訝的,同時他的極端行為也是叫人目瞪口呆的。不過,如果我們高舉他那些異行奇事作為聖潔生活的高峰,我相信方濟各也不會認同;他從來不覺得自己較別的修士更神聖,他不過是在遵循上主給他的使命,而不是要做一個超級信徒。有一次,方濟各心內掙扎應花多些時間專心禱告,還是要多點宣講建立他人,他派人去詢問兩位朋友的意見(一位男修士和一位女修士),當兩人都回覆他應多點宣講,他就欣然接受。方濟各一生追求的是謙卑地服侍上主和服侍眾生,這份虛己獻上正是我們要仿傚追求的。

 

文:雷競業作者簡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