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金恩 

先賢小傳:馬丁路德金恩 

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1929-68)(以下簡稱金恩)是五、六十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的領袖,也是一位牧師。他的社會活動使他成為當時一位極具爭議的人物,今天他成為多數美國人的英雄,每年一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是「金恩日」,是美國的公眾假期。不過,金恩不是想做甚麼英雄人物,他只是想做一位跟隨基督的門徒,最後他為信仰獻上了自己的性命。

金恩的父親和外祖父都是牧師,他自小就浸淫在聖經的教導中。他大學畢業後就進入神學院修讀,然後於1955年在波士頓大學取得神學博士,他在1954年開始在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市Mongomery的黑人教會開始牧會。

蒙哥馬利的教會塑造了金恩爭取黑人尊嚴的靈命。他的博士論文寫的是比較哲理性的題目,但他作為一位黑人的牧者,要面對當時黑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當時美國南部的一些州(包括阿拉巴馬州)實行種族分隔,比如白人和黑人必須去不同的公園。金恩有這樣的反省:「當你要向你六歲的女兒解釋為何她不能去電視賣廣告的那個遊樂場園……看到那不祥的自卑烏雲在她的心靈天空中出現,看到她下意識地開始對白人產生苦澀,她的性格開始被扭曲……」[1]你如何能培育她去愛神愛人?或是叫她相信神愛世人?

1955年12月,一位蒙哥馬利市的黑人女士帕克斯Rosa Parks坐在巴士內的黑人區中,白人巴士司機要求她把座位讓給站立在巴士內的白人(當時巴士的白人座區已滿座),帕克斯拒絕,司機召警察把帕克斯拘捕。事情引發蒙哥馬利的黑人罷坐巴士,黑人寧願步行一兩小時上班,罷坐歷時一年,最後美國的最高法院裁定巴士中種族分隔不符合美國憲法,罷坐的事情才告一段落;美國民權運動卻開始了序幕。

這次罷坐運動不是由金恩發起的,但他很快成為這運動的領導人之一;他運用他傑出的演說推動運動,並獲得市中各黑人教會的支持。罷坐事件過去後,金恩和其他民運領袖組織「南部黑人基督徒領袖會議」Southerm Christian Leadership Conference,動員美國各地的黑人教會團結,爭取黑人的公民權益,包括取消一切的種族分隔措施。金恩跑到美國各個城市,與當地黑人一齊組織靜坐或遊行等活動,抗議黑人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金恩這樣的高調爭取黑人的平權,個人並沒有得到甚麼好處。有些黑人以為他是共產主義者而攻擊他,政府的聯邦調查局也因類似的懷疑而偷聽他的電話,要找一些能敗壞他聲譽的證據。他對自己的苦困有以下的形容:

我被捕五次,被困阿拉巴馬州的監獄;曾兩次有人向我家投炸彈;我和我的家人差不多每天都會收到死亡的恐嚇;我曾經被人致命的刺傷。……我得承認有時會覺得自己無法再承受這麼重的擔子……我學會了當我們與上主同負一軛時,他的擔子是輕省的。

當我的苦難不斷加增時,我發覺可以有兩種方法去回應我的處境:或是以苦澀回應,或是把苦難轉化為一種創造性的力量。我選擇了後者。我意識到苦難是無法逃避的,就嘗試把它轉化為一種德行。[2]

如何轉化?就是以非暴力去回應不公義的暴力。非暴力不等同無助的被動,而是以和平的手法(比如靜坐、遊行、文宣等)去指出社會的不公義,而不是忽視不義而照常生活;非暴力抗議的目的不是要推倒或消滅施行欺壓的人,而是要消滅邪惡的行為,讓施壓者和受壓者能達致復和。非暴力不但指不作暴力化行為,也指內心拒絕暴力化的思維。非暴力不單單是一種政治手段,也是一種屬靈操練:正如上主愛世人,不是因為世人可愛,我們也要學習愛那些和我們作對的人。非暴力是出於對上主的主權的信心:我們相信公義最終會得勝,我們不會因絕望而行惡。[3]

可惜這位提倡愛與和平的牧者,卻死在暴力之下。1968年金恩到田納西州的孟菲斯市Memphis演說,4月4日他在下榻的酒店被一個白人用槍擊斃。兇手不久被捕,他認罪後被判99年的刑期,他行動的背後有沒有甚麼陰謀?至今仍是個謎。金恩似乎預感到他的命運,讓我們以他被殺前一天的講道,作為我們面對罪惡壓迫下的鼓勵:

我不知道將會有甚麼事情發生,我們前面還是艱難的日子,但這些都不會影響我,因為我已到過高山……我只想跟隨神的旨意。他讓我去到高山,我舉目觀看,看到了應許地,我可能不能與你們一齊進入應許地,但我希望你們今晚能知道,我們這群人一定能進到應許地。我今晚心裡喜樂……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主降臨的大榮光![4]

  • [1] James Melvin Washington ed., A Testament of Hope: The Essential Writings of Martin Luther King, Jr. (New York: HarperCollins, 1986), 293.
  • [2] 同上,頁41。
  • [3] 同上,頁7-9。
  • [4] 同上,頁286。

文:雷競業作者簡介

Comments are closed.